官方物流菜鳥

誰家野菜飯炊香

大字 日期:2021-03-16 來源:北京日報

  陽春三月,草長鶯飛,一片欣欣向榮景象。田間地頭、山坡樹叢、河邊溪畔,野菜一叢叢、一簇簇,嫩生生、綠瑩瑩,讓人蠢蠢欲動。

  “蓼茸蒿筍試春盤,人間有味是清歡。”過年大魚大肉吃油膩了,這時候一把野菜,嫋嫋春天的氣息,一下子喚醒味蕾。一盤野菜,一場舌尖上的清歡!

  “城雪初消薺菜生,角門深巷少人行。柳梢聽得黃鸝語,此是春來第一聲。”最先登場的是薺菜。薺菜萌於嚴冬,茂於早春,二三月狀態最佳。

  食用薺菜,在我國有幾千年的歷史。《爾雅》中記載:“薺味甘,取其葉作菹及羹亦佳。”説薺菜醃製或做羹都好吃。大文豪蘇東坡就曾用薺菜、蘿蔔和粳米一起煮粥,不加任何調味,自稱“東坡羹”。陸游吃薺菜喜歡涼拌,“小著鹽醯和滋味,微加薑桂助精神”。

  薺菜可羹、可湯,可拌、可炒。用瘦肉和薺菜拌餡,做春捲、包餃子,味道極佳。春捲香,餃子鮮,我都喜歡。

  小時候日子清苦,開春的時候家裏突然來了客人沒什麼招待,母親就會到河灘上挑一籃薺菜,從罈子裏取一塊過年醃製的臘肉,剁成末在油鍋裏一熗,和切碎的薺菜一起拌餡包餃子。一碗熱氣騰騰的餃子端在手裏,滿滿都是幸福。臘肉的醇厚,薺菜的清新,是縈繞在舌尖上的鄉愁。

  “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蔞蒿,又名蘆蒿,是春天又一道美味。其嫩莖葉可涼拌或清炒食用,而根狀莖可醃漬。

  炒蘆蒿可以配香乾、臘肉,亦可單獨清炒。清炒最簡單,將蘆蒿去葉留莖,切成寸段,清水浸泡,去除澀味,瀝乾,下油鍋,大火爆炒,翻炒幾下即可出鍋。一盤翡翠色的蘆蒿上桌,油光水滑,又香又嫩,趁熱夾上幾根,送入口中,嚼起來脆生生的,彷彿能聽見春潮湧動冰河開裂的聲音。

  蘆蒿炒香乾做法也簡單,將香乾切片,蘆蒿掐段,炒時除了油、鹽,幾乎不加佐料,要的就是蘆蒿和香乾混合的那份自然清香。汪曾祺在小説《大淖記事》的註釋中曾寫道:蔞蒿是生於水邊的野草,粗如筆管,有節,生狹長的小葉,初生二寸來高,叫做“蔞蒿薹子”,加肉炒食極清香。肉是臘肉,臘肉炒蔞蒿,混合着臘肉的油膩,汪老卻只説清香,怕是先生吃這盤菜時,專挑蔞蒿吃吧。

  少時餵豬,挑豬菜時喜歡挑一種叫“斑鳩窩”的野菜,一鏟子一棵,一棵就是一窩。後來在一家餐館吃飯,席上一盤春菜,色澤碧綠,入口清爽。仔細一看,驚掉下巴——竟然是小時候挑給豬吃的“斑鳩窩”!查閲資料才知道,這種像三葉草的野菜學名叫苜蓿。“苜蓿來西域,蒲萄亦既隨”,苜蓿是外來物種,但中國早有食用,蘇軾曾詠“去年舉君苜蓿盤,夜傾閩酒赤如丹”,其弟蘇轍也“手植天隨菊,晨添苜蓿盤”。

  苜蓿,分紫苜蓿和南苜蓿兩種。紫苜蓿主要用作動物飼料,被稱為“牧草之王”。南苜蓿長在南方,主要用於製作菜餚。上海有道名菜“生煸草頭”,就是摘除苜蓿的莖梗,用苜蓿葉炒成,味道特別鮮嫩。苜蓿還可做餡包餃子,新疆地區就有春季採摘苜蓿嫩尖,做餃子嚐鮮的習俗。

  春暖花開時節,正是吃野菜的時候。野韭、水芹、蘆芽、馬頭蘭、香椿……各種各樣的野菜,讓餐桌上活色生香,讓味蕾上春潮湧動!

  “誰家野菜飯炊香”?三月,讓我們跟着一縷野菜的清香,一起尋春去……

[責任編輯:謝凡洋子]

南昌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本網轉載文字、圖片等稿件均出於為公眾傳播有益資訊信息並且不以盈利為目的,轉載稿件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本網不對其科學性、嚴肅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證。如其他媒體、網絡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須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2、本網站內凡註明“來源:南昌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均屬本網站原創內容,版權均屬“南昌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站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本網站原創內容版權歸本網站所有,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本網站只提供參考並不構成任何商業目的及應用建議。已經由本網站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註明稿件來源:“南昌新聞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3、凡本網站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本網站採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無法一一和版權所有人聯繫,如果本網所轉載稿件的作者或編輯認為其作品不宜上網供大家瀏覽,或不應無償使用,請及時用電子郵件(ncnews@ncnews.com.cn)或電話(0791-86865371,0791-86865387)通知本網,本網將迅速採取適當措施,避免給雙方造成不必要的經濟損失。

4、對於已經授權本站獨家使用提供給本站資料的版權所有人的文章、圖片等資料,如需轉載使用,需取得本網站和版權所有人的同意。

< 設置
+ - 正文字號